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font size="4"

  (3)邪恶的魔法师

    清晨的阳光洒进朵萝西雅的寝宫,床上的睡美人侧卧着身体,苗条柔美的裸体散发着淡淡光芒,金色的瀑布长髮耀眼无比,睡脸上布笑意。

    朵萝西雅慢慢睁开了眼睛,回想昨天一整天的画面,羞怯地笑了笑,「原来在法杖裏面昏迷了就自动出来了啊。」

    慢慢地起身,欣赏了一会自己的裸体,感受着那被一层波动?装成七级斗气、魔力的圣域力量,朵萝西雅自言自语道:「看来我果然是那个什?天生淫体,才破身就这?快喜欢了暴虐、变态的感觉,压制了圣域力量的身体还能洩这?多次。不过蛮好的,很好玩呢!」

    朵萝西雅没有喊侍女进来伺候,自己打开衣柜衣橱挑选着,没按平常的穿衣习惯,拿出一双白色的半透明长筒丝袜,慢慢套上小巧柔嫩的脚掌,轻柔地上拉,感觉丝袜和自己脚掌、小腿肌肤的丝滑摩擦,朵萝西雅的脸稍稍红了一点。

    两条腿都被白色丝袜包裹住了,一直到大腿中部,柔软的上缘弹力适中,伸出的装饰小碎花叶片垂直丝袜平展着。朵萝西雅又拿出一双红色三公分根的皮鞋,鞋口前部一条横条稍稍具备一点固定脚掌作用,伸脚穿了进去,看着一旁境中的自己全身上下仅穿白色丝袜和红色皮鞋的样子,朵萝西雅说道:「这样子好有诱惑啊,真想咬自己一口,以前从没这种感觉的。」

    「别想那?多了,去练会剑吧,原来就不怎?会出汗,现在更不容易了吧。」快速穿上内衣裤,青色无袖连衣短裙,群摆刚刚不到丝袜小碎花,带上原来的长剑,到寝宫前空地上练习着。

    「伊尔大人早!」侍女们恭敬地向一个银甲金髮白披风的中年行礼。

    「早!各位小姑娘!」伊尔精神地问候着。

    「呀,伊尔老师早!」朵萝西雅停下练习行礼。

    「早!朵萝西雅殿下!几天不见,斗气控制地更好了嘛。」

    「谢老师夸奖,已经可以压缩炸燃了。」

    「哦,来,让我看看。」

    「是,老师,娜塔莉,把那桿铁枪扔给我。」

    「遵命,朵萝西雅殿下。」一个褐色长髮侍女轻盈地跑到一旁的兵器架上抽出一桿铁枪,轻鬆地上抛向朵萝西雅。

    朵萝西雅的剑上爆起一团金色的火焰,一剑挥出,金色剑气射出,贴合铁枪枪身击中,「砰」,一声巨响,铁枪炸成碎片,带着金色火焰的碎片四散而落,落地时只剩下乌黑的粉末。

    「恩,很好,您很用心,朵萝西雅殿下,已经可以向八级斗气迈进了。不过殿下,您的裙子能不能再稍微长点?」伊尔有点尴尬地说道,刚才老远就看到朵萝西雅舞动间裙下的内裤一角。

    「才不,裙子长了就太累赘了,影响我的移动,而且老师您不觉得我的腿漂亮吗?」朵萝西雅巧笑兮兮,「伊尔老师没有发觉我现在的圣域实力呢。」心想。

    「呃,殿下,这个……」伊尔实在不好再继续说下去了。

    「嘻嘻!」一旁的侍女们轻轻笑着,朵萝西雅和伊尔听到了一点也没有怪罪她们的意思。

    「殿下,既然您已经可以向八级迈进,那我也可以放心了,哦,对了,最近有几个大陆通缉要犯进入我们艾伦瑞斯帝国,您要是出宫,务必注意,我过段时间再来。」伊尔很快跳过这个问题,告退了。

    「大陆通缉要犯?听伊尔老师的意思好象很有来头!」朵萝西雅想道。

    「伊尔,朵萝西雅的武技现在怎?样了?」皇宫御书房裏一个金髮的高挺中年男子问道。

    「回陛下,殿下的七级斗气已经完全巩固,可以开始冲击八级。」伊尔恭敬地回答道。

    「不错啊,看来她的武技实力以后会超过朕,这丫头。」

    艾伦瑞斯帝国现任皇帝,布鲁恩。艾伦瑞斯坐在书桌后询问伊尔。

    「朵萝西雅殿下天资过人,聪明伶俐。」

    「她能进步这?快也离不开你这个老师的教导啊。」布鲁恩欣慰道。

    「谢陛下谬赞!」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那几个大陆通缉要犯现在已经进入我艾伦瑞斯境内,这皇宫内的安全你可要多劳心了,这帮人可是让其他各国都大?头痛啊。」

    「请陛下放心,臣一定确保皇宫安全。」

    「有你这句话,朕可就放心了。」

    此时,艾伦瑞斯帝国东部边境米埃尔行省首府弗罗城一间偏僻的民房院子裏,四个男子聚在一起。

    「既然已经到了艾伦瑞斯帝国弗罗城,我想拜尔德克王国的人没法再明目张胆地追来,我要我的那一公斤秘银。」一个红发179公分高长相普通的三十岁左右红袍魔法师说道。

    「我也要我的那颗空间戒指。」一个背负长弓的瘦子附和道。

    「好好,你的空间戒指,索兰……去死吧!」一个黑瘦褐发中年人从怀裏拿出一枚戒指递向弓手,就当弓手快拿到时,黑瘦中年另一只手突然一把匕首刺进了弓手的肚子。

    「啊……」弓手凄厉地惨叫,一把推开黑瘦中年,黑瘦中年没有拿稳,戒指甩了出去。

    同时,第四个男子快速拔出长剑扑向魔法师。

    「该死,你们这两个骗子!」红袍魔法师总算反应迅速,甩出一张魔法卷轴马上趴在地上。

    「轰!」魔法卷轴爆炸了,另外三人都被炸飞出去,红袍魔法师快速爬起,向民房外跑去,看见一旁地上那颗掉落的戒指,顺手捞起。

    刚跑到屋外,红袍魔法师马上又甩进一张魔法卷轴,「轰!」,又是一声爆炸,房屋已经一片狼籍。继续往远处跑,一边跑一边骂:「还好我有準备,不然跟那个索兰一样了,骗我,至少我拿到空间戒指了,是真的,你们不仁,别怪我不义,看我烧死你们!」

    红袍魔法师念动起咒语,五秒钟后,一片火雨从天而降覆盖了整座民房及四周十米範围。火雨足足下了半分钟后,已经有一些平民在围观,不过看到一个魔法师在施法,没人敢去灭火。

    红袍魔法师给自己加了两道抗火结界,走进已经完全是大火的废墟,发现了三具人形焦碳,一具躺在火场边缘,就差一点,旁边一把匕首,是那个中年人的尸体,左手还有一枚戒指,红袍魔法师一把拉下戒指,又走到背负长弓的焦碳旁拿走五根箭失,然后消失在平民的视野裏。

    「一公斤秘银、三百克精金、一颗九级水系魔晶石、五颗七级火系魔晶石、两颗七级风系魔晶石、一个帐本、一瓶药水、一瓶卵、五千金币,两个空间戒指,外加五支破魔箭。」弗罗城西一个小山洞裏,红袍魔法师清点着收穫,中年人的空间戒指已经重新认了主。

    「好了,现在东西都到手了,该找个地方做魔法试验了,嘿嘿嘿嘿……」

    「就是那座山吗?」朵萝西雅看着一片山脉中一座海拔一千米的山说道。今天朵萝西雅穿着一件褐色皮甲护住肩部、胸部,露出柔软的腰肢,一条褐色皮带扣住褐色裙甲,裏面是一条红色超短裙,红色的丝袜一直到大腿中部,下面是一双褐色长靴,褐色的护臂包住前臂,红色的皮质露指手套显得手指更加白嫩,左手上提着一把市面上很常见的带鞘精製长剑。

    「找到你还真不容易呢,不知道会不会打扰你那美妙的魔法试验!邪恶的魔法师基德。克姆勒,别让我失望啊!」

    在这座山的山腰处,一片蔓藤挡住的一个洞口,拨开蔓藤,朵萝西雅笑道:「有火系结界呢,手法还不错,看来是他了,触发掉结界好了,嘻嘻!」

    朵萝西雅轻轻一砍结界,结界黯淡了一点,再砍一剑,「啪」,结界崩溃了,然后小心翼翼地向漆黑的裏面走去,就像一般的冒险者一样。

    走了大约十米,右拐了个弯,再走十米,再左拐发现前方十米外一个隔绝结界和一个雷系结界,朵萝西雅控制在五级斗气两剑砍散结界,裏面依旧没有一丝光亮,可是朵萝西雅却能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穴,约有一百平方面积,三米高,墙壁上锁着两个呻吟的美丽少女、一个昏迷的壮汉、一条狼,地上一个笼子裏还有两只兔子,少女的三个洞裏都塞着什?,墙壁上还有几个洞口,朵萝西雅忍住好奇没用精神力探索那几个通道。

    踏入洞穴,什?事也没有,直到朵萝西雅走到洞穴中央,脚下立刻浮现出一个青色的魔法阵,青色的电光窜动,沿着朵萝西雅的腿传遍全身。



 / | JKF捷克论坛



    「啊!!」朵萝西雅大叫着,看起来全身无法动弹,电流袭身无比痛苦。

    「原来是一个才五级斗气的美女,比那两个还漂亮!嘿嘿嘿,真是好素材!」一个通道裏的阴影说道,并收回了手中的魔法卷轴,停下原先刚开始念的咒语,改念另外一道咒语,青色魔法阵停止运转,一道红光射中朵萝西雅,全身抽搐的朵萝西雅立刻软到在地……

    朵萝西雅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自己如刚才感知一样被镣铐锁住,呈「X」形固定在半空,双脚离地十公分,衣服、衣甲还是完整,只是裙甲已经不在了,四周墙壁已经点起来许多魔法灯。

    「醒来了啊,小美女!」克姆勒淫笑道。

    「你是谁??什?袭击我?」朵萝西雅看着自己的姿势红着脸。

    「因?你闯进了我的地方。」

    「啊,我不知道,我以?是个宝藏,对不起,放了我好吗?」朵萝西雅哀求着。

    「宝藏?桀桀,既然进了这裏,你就好好享受吧。」

    克姆勒解开朵萝西雅的皮甲,然后从朵萝西雅的头顶拉出,露出朵萝西雅不需要穿的红色胸罩,白皙光洁的胸口、细嫩紧致的纤腰。

    「哇……很不错的身材,好白嫩的皮肤。」克姆勒讚歎着,又在朵萝西雅的小肚脐上舔了一口,「不错。」

    「呀!你要干什??放开我!」

    克姆勒没有理会,撕碎朵萝西雅的胸罩、短裙、内裤,让朵萝西雅的乳房、阴部直接暴露在视线裏。

    「啊!不要啊!救命啊!」

    「叫吧,这裏不会有人来的,哈哈!好光洁的阴部,没有毛耶,这?细嫩,天生的啊,不错,粉红的阴蒂、阴唇、乳头、乳晕,真漂亮!」克姆勒抚摸着朵萝西雅平坦细嫩的阴部,精血上涌越来越厉害了。

    舔了一口朵萝西雅的脸蛋,然后一手夹起,舌头就直接沖进朵萝西雅的嘴巴。

    「呜……」朵萝西雅挣扎着,却没有挣脱开。

    克姆勒移动着嘴巴,朵萝西雅的颈脖、锁骨、腋下被一一舔过,两只手却抓住朵萝西雅的乳房揉捏成各种形状,「吗的!真不错的女人,哪里的皮肤都这?嫩这?滑。」。

    「嗯……嗯……嗯……」朵萝西雅也不再挣扎,开始呻吟着。

    克姆勒又舔过朵萝西雅的乳房、肚子,然后舔起朵萝西雅的阴蒂、阴唇。

    「啊!那裏不要!嗯……嗯……」朵萝西雅被舔着阴蒂、阴唇舒服地呻吟。

    克姆勒转到朵萝西雅的背后,揉揉捏捏朵萝西雅的臀肉,然后一巴掌拍下。

    「啪!」清脆的一声响起。

    「啊!」朵萝西雅叫道。

    「啪!啪!啪!啪!啪……」克姆勒越拍越起劲。

    「啊!啊!啊……嗯……嗯……嗯……」朵萝西雅由大叫逐渐变成呻吟,一滴滴的淫液滴在地面。

    「真嫩真有弹性的屁股!小贱货,被打屁股你也这?爽啊!」克姆勒停下了手,看看那红红的右臀瓣,伸出舌头狠狠地舔了上去。

    「嗯……」火辣、酥麻和湿滑一起挑拨着朵萝西雅的神经。

    克姆勒来回舔动着,又换到还是白皙水嫩的左臀瓣扫舔一会,然后滑到臀沟,一舌舔上。

    「嗯……不要……不要……舔……那裏!嗯……」

    「吗的!第一次遇到这种女人,连屁眼也这?香!」克姆勒?起头来,看见目光迷离地注视着这裏的那两个少女,走了过去,解开她们的镣铐,对她们说:「你们都去舔她!」

    两个少女别说早已被这场景吸引住了,而且脖子上还锁着魔法项圈,一个齐肩金髮少女立刻站到朵萝西雅的背后舔着光洁的后背,然后向下滑到臀沟,「真的有点香!」齐肩金髮少女兴奋道。

    另一个红色长髮少女搂住朵萝西雅的脖子就吻了上去。

    「被女孩子玩弄也好舒服!她们的嘴好软好香!」这是朵萝西雅现在唯一的想法。

    克姆勒上前解开朵萝西雅左脚腕的镣铐,然后拉掉朵萝西雅的长靴,看着那条包裹着红色长袜的修长美腿噎了口口水,不由自主地说道:「这曲线……乖乖,真他妈的漂亮,红色的丝袜很有诱惑力啊。」

    克姆勒在朵萝西雅的腿上贪婪地抚摸着,感受那美妙的曲线、丝袜的柔滑、美肉的软嫩和弹力,克姆勒的阳具硬的有点痛,不过克姆勒觉得还没让嘴巴、手掌享受够这个难得的美女继续忍着。抚摸过大腿、膝盖、小腿、脚背、脚掌再抚摸上去,捏了几下,然后把嘴巴也贴了上去,一边舔一边轻咬,一直舔咬到脚掌。

    受着一个男人两个少女的舔弄,朵萝西雅爽得要死,被解开束缚的左腿也没有揣向克姆勒,任由他这?玩弄。

    克姆勒慢慢脱下朵萝西雅左腿的红色长丝袜,只见一条白皙光洁的长腿和一只小巧柔嫩的脚掌裸露在空气中,长腿流畅均匀、白嫩紧致、温润蕴光;晶莹的脚趾密闭合拢,纤细光滑,粉红色椭圆的指甲玲珑小巧、晶莹剔透,脚掌白嫩无茧,整个足部骨肉均亭、毫无瑕疵、白裏透红、几乎不见血管。

    克姆勒倒吸了口气:「太诱人了,居然有这?漂亮的腿,这?漂亮的小脚!我玩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加上那些拿来做魔法献祭的,上至公主下至奴隶,没有一个及得上她的十分之一!」

    那两名少女也被克姆勒的话吸引了视线,一阵失神。

    克姆勒的鼻尖凑到朵萝西雅的脚趾间,深深一个吸气:「有股香味!」又把朵萝西雅的脚放在脸上、脖子上来回地抹动,「好嫩好滑,太爽了!」然后淫笑着,将朵萝西雅那美丽脚掌上的五根脚趾头往后拉,将纤柔的脚ㄚ扳直,使脚掌心浮出白嫩的筋肉,用食指的指甲,在她的脚掌轻轻刮一条线。

    「啊……」朵萝西雅的嘴已经空出来又可以叫出声了。

    克姆勒的手指时而顺着朵萝西雅足底的纹路慢慢来回;时而上下快速的刮擦她的脚心。

    「呀啊……不要……」

    克姆勒的舌尖从自己的口中伸出,开始在朵萝西雅的脚背上舔舐,在那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的水迹,那一根根的葱白脚趾很快的便落入到了克姆勒的口中,克姆勒的舌尖也围绕着那些嫩趾上下左右的摆动着,滑过上面的每一寸肌肤,甚至连那嫩趾间丝微的缝隙也不放过。

    红发少女解开朵萝西雅右脚腕的镣铐,脱掉朵萝西雅的长靴,将脸贴在朵萝西雅的小腿肚上碾磨着,金色短髮少女则转到前面,吮吸着朵萝西雅的阴唇。

    克姆勒实在有些忍不住了,缓缓地下按朵萝西雅的左脚,在那灼热的巨物直接的顶在朵萝西雅的脚心上的时候,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朵萝西雅的身躯是猛的弓起了腰,粉红鲜亮的阴唇快速的开合着,一股阴精流了出来,金髮少女一口卷走,然后渡到克姆勒的嘴裏,却偷偷留了一点。

    「小妞,原来你被玩弄小脚也能高潮啊,嘿嘿。」

    「我……我……我没有,那是因?你们……你们三个都欺负我,放开我啊!嗯……嗯……」

    「连这阴精也带了点香,吗的,小妞你是什?做的?」

    克姆勒又抓过红发少女手中的另一只小脚,合拢朵萝西雅两个脚心,直接把阴茎挤了进去。抽插的阴茎左侧是一片丝滑,右侧是一片嫩滑,憋藏许久的一股滚烫液体在朵萝西雅的脚心处喷发。

    「终于软了一点。」

    克姆勒又继续上舔,在朵萝西雅小腿、膝盖和大腿上像饑饿的蛇一般舔食着美味的食物。

    此时,朵萝西雅右脚心的精液已经被红发少女舔食了个乾净,然后红色长袜也被她脱了下来。另一边金髮少女也将朵萝西雅左脚心的精液来回扫舔乾净后,就将朵萝西雅左脚背直接贴上自己的阴唇摩擦着。

    「嗯……嗯……嗯……」朵萝西雅第一次触碰到其他女孩的阴唇,好软好湿!

    克姆勒抱住朵萝西雅的屁股,淫笑一声,一枪到底!

    「嗯……」朵萝西雅终于感到了体内的充实。

    克姆勒没有再用任何技巧,只是疯狂地突进,就像中了嗜血魔法一般,两个少女也以六九式用手指互相快速插弄着对方的阴道。

    「啊……啊……啊……啊……」

    「嗯……嗯……嗯……嗯……」

    呻吟声越来越急促,「咕咕」,终于克姆勒在朵萝西雅阴道内爆发了。


 / | 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