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本篇最后由 a09607737417103 于 2020-5-7 17:57 编辑

某一天放学回家时,她与几位友人到,大型商城里面购物消费。

发生某件事情,彩花被怀疑是小偸,所以被卖场里的,保全带到保全室里询问。

对于发生这件事情,彩花诚恳的面对保全。

但是当保全大叔,打开彩花的包包时后,出现了高级的自动铅笔和名牌钢笔和电动橡皮擦等多样商品。

彩花完全无言以对,可是她相信自己没有偸东西。

「到底是那里出错了,这要应该是那
个人给自己的恶作剧吧!」

完全不知道是什幺情况的彩花,完全否定自己有偸东西。

「我真的没有偸东西,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她相信自己诚恳的态度,一定可以解释清楚。

自己跟本就没有理由,做这种偸东西的事情,况且这些东西她又不是买不起。

当她想在跟保全说清楚时,保全对待她的态度对她非常的不友好。

保全在彩花包包里,找出商品时时就已经认定,彩花就是有偸东西,完全听不进去彩花的任何解释。

身为学生的彩花所说的话,保全完全听不进去,她软硬兼施想要说服商场的保全。

可保全认为她偸东西已经是事实,没什幺好说的。

让彩花感觉到非常奇怪,保全态度异常强硬,可是却无法清楚思考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在和两个成年男子单独待在一个房间里,一直被受男人们咄咄逼人质问,让彩花脑袋有点疲惫不堪和压力巨大。

突然这质问她,两个保全大叔邪笑了起来。

同时出乎彩花预料,一个保全大叔站在彩花身后熊抱住彩花,并且拿出了绳索把彩花双手绑在身后,一个抚摸上彩花上彩花的身体。

「不...放开我...我不是小偸...我没偸东西。」

大叔的手隔着彩花,穿着明星高中的制服上乱摸,衣服被大叔随着的弄邹。

因为太过突然,彩花跟本反应不过来,也许是她自己情绪也太过激动,她跟本叫不出声。

这时候大叔的手,像是在细细品嚐一样,摸着彩花发育良好的胸部。

「不要...住手...」

彩花想抵抗可是自己双手被绳索绑在身后,一个男人还熊抱了自己,彩花跟本无法动弹。

站在他身后的男人,嘴巴藉机考进彩花的耳朵,并且在彩花的耳朵吹气,吹完气保全大叔还用舌头轻轻舔舐彩花的耳朵,并且用嘴巴亲亲含住彩花的垂并用牙齿轻轻啃咬。

正面的大叔的手动与后方大叔炙热的体温,都是彩花所厌恶的。

「妳反应未免太激烈了吧,这样子还真的有点奇怪呢?」

「妳如果真的没有偸东西,就乖乖的让我们检查身体。」

想要逃走的彩花,被大叔们的不堪言语给辱骂着。

「妳就配合一点,在不配合...我们只好报警,通知妳的家长和学校。」

大叔们不管彩花心底如何想,大叔们只想好好蹂躏这美丽柔弱的女孩。

彩花的抵抗越来越弱,大叔们开始随意玩弄抚摸彩花的身体。

彩花的胸部被两双粗糙的大手集中爱抚,大叔们沉静在这种柔软的触感。

亭亭玉立又不懂事,女孩根本没办法抵抗大叔们的权利,但大叔看到彩花一脸的不甘愿,确让大叔们更加兴奋。

「说,这里到底藏了些什幺?」

「快说...到底藏了什幺。」

大叔的双手大力,揉捏彩花丰满的双乳,边捏边质问。

彩花因大叔抚摸而脸红,一句话都不给于回应。

「高中生的胸部不可能那幺大,我觉的里面一定有藏什幺才对。」

「嗯...你们...别乱来...」

大叔才不会管她,抬起彩花的脸,用自己口臭的嘴,强吻彩花柔软的嘴唇,并且霸道翘开彩花的嘴吧,把自己舌头跟彩花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

「呜....呜呜..别....」

「怎幺?干嘛突然怎幺激动,我就知道妳怪怪的。」

这种状态下,不论怎幺想都是异常的,彩花心里明白这一点,可是思绪太过于混乱,完全无法思考。

被年纪比自己大很多的大叔玩弄着胸部,并且自己的嘴也被大叔的亲吻给堵上,身后男人边摸着彩花的胸部,并且嘴巴靠近彩花说到,真的好大阿。

对于彩花来说,跟相同年纪的男生相比,落差真的很大。

平常看起来,完美无缺的彩花渐渐的消失了,大叔们对于彩花的反应,更加确定自己的所做所谓。

「我看我们还是要在对妳,多多检查才好。」

大叔们把彩花推倒到桌子上,把彩花双手的绳子绑在桌脚,另外的彩花两条腿也被大叔的手强行分开成M字行,并且用绳子绑起来,绳子一样绑在桌脚。

「放开我,你们到底要做什幺.....住手啊...」

大叔们带着兽慾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彩花迷人的身体,让彩花的脸颊越来越红。

这种视线跟在学校被男同学崇拜眼神完全不同,这样赤裸裸充满慾望双眼,像是在视姦彩花一般。

大叔们把彩花的制服往上捲,把内衣往下啦,彩花一对丰满白皙的双乳,两个粉嫩的乳头,就这样暴露在大叔们的视线里。

「啊....不要看...放开我。」

「现在,我们来做最深入的身体检查。」

彩花这时才醒神过来,这哪是什幺搜身。

彩花这时才可使极为强力的抵抗,不想身体被大叔们观看,可是男人的行为确越发过分露骨。

「奇怪?」

「这里是不是藏了什幺东西?」

「我看我们必须仔细检查妳的身体才对。」

说着大叔就把彩花的裙子给脱下,只剩下内裤,还这档大叔们的视线。

「不....」

威逼的气息逼的彩花就範,以小偸的名义谴责彩花,全身上下的衣服被大叔们脱到只剩下内裤。

大叔的手指直接触碰彩花的下体,隔着内裤手指在彩花的阴蒂上不断摩擦。

「啊....不...别摸...住手...」

男人手指隔着内裤,缓缓的抚弄着彩花阴蒂,感受少女柔嫩的私密处。

「这里是什幺东西?怎幺股股的。」

「啊...唔 ..」

「妳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招了。」

「啊...我没偸东西....我真的没有。」

这已经不是搜身了检查,大叔们的手指完全已经是下流的侵犯行为。

全身被脱到只剩下内裤的彩花,性感带不断的的被挑逗和玩弄。

「妳到现在还是不肯说实话嘛?」

双手好似在找藏东西的地方,可是又以轻轻触摸的方式,来触碰彩花敏感的身体。

彩花在不知不觉在中年男子,充满
性知识的爱抚技巧中,身体起了反应。

「真的是很过份,现在的年轻的孩子都怎幺糟糕嘛?还是名牌高中的学生。」

「要好好处罚才行。」

大叔们的粗糙的双手,用力揉捏彩花的乳头,并且旋转着。

「嗯...啊...疼...求求你们...轻点...啊」

大叔们的言语,满满都是贬低自己人格,在彩花身上的动作越发猥亵起来。

羞耻与屈辱让彩花开是感到愤怒,可是已经太迟了。

现在即使在说些什幺,也没什幺帮助,况且自己的身体也被男人们看见,男人们手指不断揉捏挑逗彩花的乳头。

另一位保全大叔,拿出从自己包包里搜出的电动橡皮擦。

「真的很糟糕,妳这孩子...竟敢偸拿这种动西。」

男人拿着电动橡皮擦,直接抵在彩花下身已经因男人爱抚而膨胀的阴蒂上,并且男人们轻轻按下震动橡皮擦的开关,轻轻震动在彩花的阴蒂上漫延开来,阴蒂被完全刺激着。

彩花的双腿不停颤抖着,震动橡皮擦持续隔着内裤抵着彩花阴蒂,内裤开始湿润了起来,并且叫出了淫蕩的声音。

「住手啊...停下来...啊...啊...不要...啊」

「好了,快点説...在不说..我们会用这种方式来逼问妳。」

「嗯...啊...恩....啊...不...住手啊」

现在已经不是彩花有没有偸窃的问题,也跟内裤喷湿没有关係,正确来说大叔们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性侵了。

彩花的身体出现了战慄,愤怒和羞耻不断的交缠着,两种情绪强烈的撞击着,彩花想想男人抗议,可是这股震动粗暴的震着自己娇嫩的阴蒂,强制快感了上来,彩花想逃但双手双脚都被男人绳索给绑住,只能无力的承受着。

现在的彩花,全身已经无法动弹。

「我看这样一来,必须全身彻底搜查才行。」

男人邪笑着,将彩花的身体上下打量了一番。

「妳身体的每一处,都要仔细检查才行。」

「不...不....你们.....你们太过份。」

这已经不是什幺全身检查,是性侵了。

「哼,既然这样,我们快点开始进行最后的检查。」

觉得羞耻又焦虑的彩花,身体已然呈现出嫣红色,像是在勾引男人一般,让大叔们更加兴奋。

彩花已经满身大汗,在电灯的照射下,更添几分豔丽。

从少女转变为成熟女性的变化途中,肢体呈现出最美丽的颜色,从没被男人接触过的滑嫩肌肤,从未有这种体验。

彩花如果就这样长大成人相信因该会被不少老男人给蹂躏。

「妳这是什幺眼神,难道还有异样?」

「妳本来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且这就是妳偷窃的责罚。」

「我都说了...啊...我不是...啊....小偸。」

我为什幺会受到这种屈辱,绝对不能承认自己有偸窃,这是彩花最后的矜持,也是她唯一自保的方式。

「这次换我吧...」

男人脱掉了彩花的内裤,拨开她的阴唇让阴蒂暴露在男人眼前。

「不....不要看....放开我....」

男人拿起电动橡皮擦,按下开关抵在彩花已经充血的阴蒂上。

「啊....住手....啊....不....啊啊啊」

彩花女性的快感和性慾开始在萌芽的阶段,男人看彩花这样更加兴奋。

两个中年大叔的手,不停爱抚自己的身体,并且没有因她淫蕩的叫声而饶恕她,下身的双手更是变本加厉,男人左手拿电动橡皮擦,压着彩花阴蒂,右手也没嫌着,把右手两个指头插入少女的蜜穴中,并开始抽插且发出一连串噗哧噗哧的水声。

「啊...啊....啊...啊...不要在弄了啊...」

彩花扭着腰,屁股不自觉抬高,蜜穴夹紧男人侵犯的手指。

「这妞,真淫蕩...是不是想高潮了...」

「説啊....不然要停下了..」

「我说...我说....求求你们...让我高潮」

男人加速手上的动作,才花就这样被男人搞到高潮了。

「啊啊啊啊.....」

中年男子在也无法忍奈,把自己的裤子脱掉,硬挺粗长的肉棒,龟头直接顶像少女的湿润的肉穴就这样插了进去。

「不....不....拔出去....不要....求求你」

彩花就这样被中年男人夺取了自己的贞操。

男人更加用力干着彩花紧緻迷人的小穴,肉棒在彩花阴道内疯狂的抽插。

「这就是妳的处罚,谁叫妳要偷窃。」

「啊....啊...我都说了...我没有...」

眼泪从彩花漂亮脸蛋上滑落,看见楚楚可怜的彩花,更激起男人想狠狠蹂躏,在胸部揉捏乳头那双手,拿起两只电动橡皮擦用力压在彩花粉嫩的乳头。

彩花也发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一般,肉穴夹紧下身侵犯自己的肉棒。

男人感受到彩花的夹紧,更卖力的抽插,噗哧噗哧的水声和啪啪啪的撞击声,一时充满这个小小的保全办公室。

「妳的身体真让人欲罢不能呢,妳在学校都是参加什幺社团啊?」

「肉棒在前进时肉穴不停紧缩着,体内夹的异常的紧阿,真的是太棒了。」

「啊....啊....啊....太深了....啊啊啊」

就这样在中年男人的有技巧抽插下,和男人射精同时一起达到高潮。